美国年轻人不知道电子烟含尼古丁,对电子烟品牌缺乏认知

  近日,斯坦福大学医学院研究人员给出了一项最新研究,美国的年轻人完全不知道他们使用的电子烟当中含有尼古丁,而且也不知道他们使用的电子烟品牌的具体信息。

  该研究统计对象来自加利福尼亚的居民,于3月16日发表在“青少年健康杂志”上。研究向445名17至24岁的参与者询问,其中包括他们使用电子烟的情况,涵盖品牌有Juul、Suorin Drop、Phix和Myblu四家主流公司旗下生产的产品的具体问题。

  在我们许多尝试性的认知中,电子烟烟油是装有注入尼古丁的液体,可卡入由可充电电池供电的蒸发器中吸食。然而美国的青少年却完全没有这种尝试性认知。

  这项研究的作者,是资深儿科学教授邦妮·哈珀恩·费尔斯赫(Bonnie Halpern-Felsher)博士,她表示对这些年轻人不知道自己摄入了尼古丁感到惊讶。

  这些研究数据于2019年初开始收集,至今一年有余,是《烟草知觉研究》的一部分,该研究是一项关于加利福尼亚青年对烟草和尼古丁的使用,知觉以及对市场营销的敏感性的纵向研究。研究参与者最初是在2013年和2014年被招募参加研究的,目前研究数据的收集已进入最后阶段。

  研究发现,有26.3%的参与者使用过Juul;24%的人抽过传统香烟;23%的人使用过换烟弹式的电子烟;较小的比例使用了其他小烟。

  58%的用户表示,选择换烟弹式电子烟的原因是它们很容易隐藏。第二大原因是,他们产生的气味不如传统香烟明显。

  哈珀恩·费尔斯赫说:“他们告诉我们的研究团队,因为可以将电子烟隐藏起来,而且产生的烟味不明显才选择使用。而这种情况令人担忧。”

  尼古丁含量未知

  哈珀恩·费尔斯赫还谈到,也许最令人关注的发现是,年轻人不知道他们使用的产品中有多少尼古丁。在调查完成时,Juul包装只说了“ 5%”,但这5%并未专指尼古丁。而此后,Juul标签改为了“ 5%尼古丁”。但是年轻人却无法计算出烟碱实际含量的含义,也无法将其与可燃卷烟的含量进行准确比较。

  另外,超过一半的参与者不确定吸完一颗烟弹通常需要多长时间。研究团队对这一发现表示关注,认为这可能表明年轻人在不考虑剂量、尼古丁量或成瘾潜力的情况下,更喜欢与朋友分享和使用这些产品。

  哈珀恩·费尔斯赫指出,电子烟法规没有跟上行业创新能力的步伐,自从开始收集这项研究数据以来的一年时间里,许多青少年已经转向使用小烟产品,例如Puff Bars。“我真的希望这些发现将被用于进一步规范电子烟。”

  哈珀恩·费尔斯赫是斯坦福妇幼健康研究所和斯坦福癌症研究所的成员。

  该研究得到了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拨款(1P50CA180890和U54 HL147127),食品和药品监督管理局(FDA)以及斯坦福妇幼健康研究所的支持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uhn98.cn/pingce/20210319336.html